温馨小屋

一曲笙歌诉离殇 ——《雨霖铃/柳永》读后感

向下

一曲笙歌诉离殇 ——《雨霖铃/柳永》读后感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4, 21:22

穿过历史的隧道,走回宋朝。

烟波浩渺,暮霭沉沉。
落日的余晖中,一叶扁舟,停泊在汴京城南的江岸边,整装待发。
疏狂浪子柳七郎,身着一袭白衫,站在兰舟之上。
骤雨过后的江面上,一抹斜阳临水而照。暮色苍茫里,远山迷蒙,水天一色。瑟瑟秋风吹落片片红叶,飘飞在虚空里,又顺流而去,悠忽不见了踪影。岸边树丛中,秋蝉那凄凉急促的哀鸣,声声正紧,绞痛着游子的心扉,增添了难言的离愁别恨。
回首看向岸边,晚风中,斜阳下,那金簪斜插面若桃花的一代佳人谢玉英,正依依不舍地站在长亭旁,泪眼婆娑,凝眸相望。道不尽的柔情蜜意,紧锁在眼角眉梢,好似要化作一条看不见的长线,扯回这待飞的扁舟,也扯回她难解难分的情郎。
这位多情的才子,眼中的清泪,终于无声地流下来。心中默念着,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兰舟,终于渐渐离岸,越行越远。愁肠百结的柳七,又想起刚才,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饯行的酒席宴上,轻歌曼舞的红袖间,金樽交错,斟满美酒,可是却心绪低落,无意开怀畅饮。只感觉那杯杯清酒,盛满离愁别绪,化作凄情苦泪,灌入愁肠。
面对着知己红颜,想起诗经上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我柳七能给你什么许诺呢,今日一别,天各一方,不知何年何日何由才得相见!千言万语凝结在方寸之中,多少叮咛嘱咐,即便有那海誓山盟,又从何说起。离愁难诉,双泪长流。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也记起那年,在香歌艳舞中,巧遇玉英。她长袖飘飘,婉转歌喉,弹唱了一首柳永新词《采莲令》。无意中,他拿起香案上的书册,翻开一看,竟是玉英用蝇头小楷抄就的《柳七新词》。就此相识相知。
世事难料,几经离别,有情人终于相聚。可谁知,刚相聚,又分离。真是见时容易别时难。

江面飞舟中,沉思着的柳永,继续放飞思绪。不由想到上次考场失意后,怀才不遇的满腹怨气,化作了一首《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去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有心为之无意张扬的一首小词,终于传到了朝堂,惹恼了当今皇上。
再进考场之时,就算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抵不过宋仁宗圣笔一挥,挥出的几个大字:“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去填词”!就此断送了才子柳七郎的一世功名。

兰舟驶进那海天深处。他站在船头,心中充满了迷茫与悲愁。前路中,南天辽阔,却暮霭迷漫,笼罩着一江秋水,千里迢迢,望不断天涯孤旅。仕途坎坷,前程渺茫。哪里是我心灵的归宿。江南水乡,处处有着迷人的风景。遥想那兰舟停处,酒醒之时,也许是一勾弯月悬挂在苍穹里,岸边杨柳依依,晓风习习,沁人心脾。可惜这良辰美景,没有那红颜知己相随相伴,也是形同虚设。
他对着那浩瀚的流水高歌: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那无尽的江水,呜咽着,倾听他千回百转的心声,承载他满腹哀怨。
滚滚波涛,流逝了多少凄切的旧事,也见证了柳七郎绝世的才华。
这位多情浪子,终于是乘舟离开京都,成了屯田员外郎。

于是,皇都的金榜上,少了一个叫柳永柳耆卿的状元,市井勾栏花街柳巷里,多了一个自称白衣卿相,奉旨填词柳三变的词人。他寄情风月,醉卧花丛,流连于歌楼舞榭,沉湎于声色词曲。他建立了俚词阵地,发扬光大了婉约词风,和传统的雅词分庭抗礼。由此,中华古国的文学宝库中,多了一朵瑰丽的奇葩。

也许,在夜深人静之时,我们脑海中,会出现一种幻觉,看见了,几个十七、八的妙龄女郎,正手执红牙板,轻启朱唇,浅斟低唱着那首传颂千古的名篇:

雨霖铃 柳永(宋)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010-8-5 23:05 )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365d365d.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一曲笙歌诉离殇 ——《雨霖铃/柳永》读后感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7-15, 21:10

看看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365d365d.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