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小屋

随想(2011)

2页/共2 上一页  1, 2

向下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6:08

主题回顾 :



今天天气不咋好。
我为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把那个叫做咖啡的浅褐色粉末,倒进水中,任它自己慢慢地溶化。我端着杯子,看着窗外。

嗯,窗外,没有太阳。天空混沌沌的,没有好看的白云。风很大。都知道春天已经来了,可是我的院子里,现在看,春天的迹象不咋多。除了那几颗花树和果树,随风乱抖之外,还是光秃秃的,一片。不见半点绿色。

喝着速溶咖啡,我的脑海中,就出现了另一个场景。
那天,确切地说,是那些天,午饭过后,我坐在我的办公室里,为自己冲一杯咖啡,——对了,那水不咋开,咖啡也不咋好喝,——然后,坐在半新不旧的摇椅上,面向南窗,望天。
天,是蓝色的,很清澈。像极了那种蓝底的花布。有大朵大朵的白云飘过。我看着那白云,心中想着,这是一朵牡丹花,于是,它就随着我的想象,开成了一朵牡丹花。那朵白云,我看它是一匹腾飞的骏马,于是,那白云,真就腾飞成一匹彪悍的骏马~~~

我手上,除了一个杯子之外,还有一本书,《超佛祖师禅》,还是什么。总之是,我除了看变化着的白云之外,还看书。就看见了六祖慧能师徒们,关于风动幡动还是心动的争辩。

我的右边,是我的办公桌,还有另外一个同事的。我俩的办公桌靠墙放着,到午休的时候,就成了一个下象棋的专用桌了。有二位男同胞,在我俩的桌子上,你走车我跳马地,排兵布阵,拉开了战场。

我的左边,还有几张办公桌。有一个桌子旁边的主人,把自己的手机,当做了播放器,播放着优美动听的歌曲。那词,还有那音乐,令人心旷神怡。
走廊里,偶尔有脚步声,也有欢笑声,传过来。

很温馨,很温暖的一种感觉。

可惜,这些,也不过是一刹那。都没有了。绚丽的烟花,开过了,飘落满地残红。
从那个场景,到我眼前的这个场景,中间隔着的,也不过是喝两杯咖啡的功夫。

只是,也不用感叹,世事如烟,人生如梦。残存在我的记忆中的许多东西,曾经温暖过我的心房,带给我许多快乐,也就足够了。
2011-2-27 10:33


由fhtx于2013-03-27, 16:10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6:50

二十二

我妈走了之后,我看看窗外。窗外的天气不咋好。天上没有太阳,布满了阴云。风很大。大门口的那棵杏树,树干被风吹得东倒西斜的,叶子也剩的不咋多了。

杏树东边,有一个不到六平米的小花池子。池子里长满叫鸡冠子还是叫什么的花,是老红色的,红绒球一样,开的正好。院子西边有一棵木槿花树,上边还有几朵粉红色的花,有气无力的开着。木槿底下,还有一株红刺玫,几十朵红艳艳的花,努力地在枝头坚守着。红刺玫的东边,是一小片菜地,种了几拢白菜和大葱。有几只白色的蝴蝶,在白菜地里瑟瑟地飞。

院子外边,传来了一阵爆竹声。不知道又是谁家的女儿当了新嫁娘。记起那天,有阵阵的哀乐,穿过我的耳鼓,刺痛了我的心房。想想,我的窗外,每天上演着这许多悲欢离合的不同故事。

我收回目光,看看我的书桌。书桌上摊开着一本书。是巴金先生的散文集。
我正读到巴金先生回忆自己青少年生活的文章。文章里叙述着巴金先生生活的那个时代那个家庭还有那个害人的封建礼教。由此我就想到我上中学时候听说过但是没看完整的长篇小说《春》《秋》《家》,我理解了巴金先生为啥要写那些书,我现在非常想找来看看。

生活就是这样的。我又如实记录了一小段。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7:06

二十三

看书突然看到这样一句话:
因为命运,我在路上捡到你,并不敢忘记。

是啊,人生路上,不知道要和多少人对面擦肩,不相识也不相交。当然,也不知道会和多少人虽只有一面之缘,却因为某些特殊的理由,发生了一些事。这些过往的人和事,虽然也犹如过眼的鸿雁,都飞过去了,天空中没有留下半点痕迹,但却永存心底,难以忘怀。


记得四岁那年的元宵节,我和母亲去姨母家。姨母住在一个中等城市里,城市里的高楼大厦人来人往,对于来自穷乡僻野的我来说,很是热闹新奇。那天,我和母亲一起出外溜达,逛街赏景。不知道怎的,我就和母亲走散了。我找不到母亲,也找不到姨母家,心里的恐惧可想而知。我正着急害怕不知咋办好的时候,过来了一个头上扎着红色蝴蝶结的大姐姐。她拉起我的手,问我咋回事,然后叫我不要乱走了,她陪着我,就在原地等妈妈。终于,等来了怀里抱着我弟弟,东张西望到处寻找我的,娘亲。

晚上,我和我姨母姨父们,一起去广场观看灯火和烟花。那地方好像是离姨母家很远似的。我们走了一段路,走到那个广场上。人太多了,用接踵比肩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我一手拿着姨父给的苹果,一手扯着姨父棉大衣的衣襟,在黑漆漆的人缝里穿行。挤来挤去的,就被挤到一个好像是游行队伍里去了。他们站着排,快步地往前走,我走不过他们,扯着姨父棉大衣的手,就被挤的,松开了。我被遗失在茫茫人海里了。夜空下,看见每一个穿着棉大衣的人,都像我姨父。我大声喊着, “姨父,姨父啊”,但是人声嘈杂,他听不见。后来,有一个维持秩序的警察,还是一个什么人,发现我了,就把我带到派出所里去了。印象中,那间屋子不咋大,电灯的光线不是很明亮。有几个人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我规规矩矩地站在屋子中间,接受人家的“盘问”。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家在那里啥啥啥的。时不时地,还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和赞叹。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姨父终于找到这里来,把我领回了家。
现在想想,真是有些后怕。


还有啊,十二岁那年的暑假,我一个人乘火车从姨母那里回乡下的家。姨母所居的城市,离我家有上百里的路程。那时的交通不是很发达,我乘完火车还要换汽车。
毕竟是第一次单独进行如此的“长途”旅行,感觉非常紧张,总是担心错过站点。我站在离火车门很近的地方,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子,老是向外张望。看那青山绿野飞驰而过,心中忐忑不安。这时,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背着书包的男孩儿,正好站在我的旁边。他小大人似的,和我聊天,安慰我,使我不再感到孤独寂寞乃至害怕了。当时都聊些什么我记不清,应该是也问了我在哪里下车之类的话。因为,我只记得,火车要停站的那前一刻,他收住打算离去的脚,回过头来提醒我说,“下一站,你就下车吧。”


我不知道,其实,也无须知道,他们的名和姓。但是在我的心中,只要记得,曾经有一个头上扎着蝴蝶结的大姐姐,一个我不知道职业年龄甚至性别的陌生人,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还有其他别的什么人,在我很无助的时候,帮助过我,使我脱离险境,也使我感到人间的美好与温馨,这就足够了。
世界是如此之大,我和他们有缘相遇了,被他们捡到了,我感激他们,不敢忘记他们,就取景照相似的,把他们留在我心灵的底片上了。


他们是好人,是热心助人不求回报的好人。
祝好人都一生平安。
2011-10-17 13:20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7:07

二十四

集市上的见闻

(一)

今天天气不错。虽然没有太阳,但是也没有风。不冷不热的,正好适合到处溜达。于是,我吃了早饭之后,就溜达到集市上去了。
集市上,吃穿用的各种商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人很多,虽然说不上接踵比肩,也是你来他往,很是热闹。

我东看西看,到处闲逛的时候,在一个衣服摊的右边,看见了有一辆蓝色的汽车停在那里。车上有一个身穿浅褐色夹克,看起来有些憨头憨脑的小伙子,在喊着什么。车子的东北面,围着半圈儿人。我好奇,就走近了一点儿,去看看他们在干啥呢。就看见了车上那人,左手腕上套着一堆黄灿灿的项链,看起来像金的一样。右手从衣兜里掏出几个什么小东西,往人群里乱扔,边扔便问,“你们还要不要?要呢,都离我这车远点,在下边抢,谁抢就是谁的啊。”车旁边的那群人,就弯腰去抢。有个人也不知道抢到还是没抢到,被别人挤的,摔了一个跟头。原来他往下扔的,是金黄色的戒指。

我突然感觉很有意思。看他虽然连吵带喊,累的脑门青筋暴露大汗淋漓的,一举一动好像还很正常,不咋像精神病患者。就想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来,很想知道这究竟是唱的哪出戏,他想怎样行骗,用什么东西行骗。底下怎样进行过度,结局是怎样编排的。就站在几米开外,冷眼看着。

只见他又从手腕上的那堆项链中,拿出几条来,抖了抖,说道,“你们看见这项链吗?我要是一齐扔吧,这些项链就沾到一起,可能会都被一个人抢去了。不如这样,你们谁想要,就到车这儿来,我发给你们吧,每人都有份。”
这群人,就都涌到车的旁边,围成了半圆形。

这时,站在车上那人又开说了,“我这里有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你们想要不想要?想要就大声说!”“想要!”有人答应,但声音不是很大。也有人问,“你要不要钱啊?”那小伙子很生气似的,大声喊道,“你说啥呢,老是钱钱钱的,钱是啥东西,多俗气啊。你看我都累出汗来了,你还在那儿钱不钱的。我不说了吗,是白给你们的,不要钱。”
接着,他又声嘶力竭地喊道,“谁要,就把手举起来!”随着他的喊声,周围那些人的手臂,男的,女的,老的,年轻的,大概有二十几只手臂,举起来了。

然后,变戏法似的,那人弯腰从啥地方掏出一堆黑色方便袋来,说道,“我给你们每人发一个方便袋,这个方便袋,就用来装项链戒指手镯的。你拿着这个方便袋,来领这些东西。领到的,就可以走了。一人领到走一个,俩人领到走一双。你可千万别拿着这方便袋去买鱼啊。”一边说一边就从东边这些人开始,每人发个方便袋。你争我夺的,不一会儿,终于人手一个方便袋了。他又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塑料袋,把里边的手镯拿出来,玩似的,用手撸直了,来回弯曲几次,开言了:“当然了,给你的这三样东西,都是假的。是亚金,不是真金。但是,你戴上十年八年的,也不会变色的。要不,咱当场做下试验。用小刀刮一下,看看就知道了。谁有小刀,谁有小刀?借我用一下。” 也不知道从谁的手里,真的就拿到了一把小刀,当着这些人的面,用小刀刮那个弄直了的手镯,然后举起来给大家看,“看看,你们看看,看见了吧,没变色吧。”又四下看看,对着后来围上的几个人说道:“我这里还有几个方便袋,谁还要,就拿去。等发完的时候,你再想要,我也没有了。”

我觉得这场好戏,好像才开了个头,虽然进度很慢,但是又想知道底下有着怎样的剧情,就决定耐着性子看下去。
2011-10-26 20:17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7:08

(二)

他的口才真是不错。那个蓝色汽车,就好像一个舞台,底下有那些个观众加演员,旁边还有好几个我这样彻底作壁上观的看客,来来往往,也有人偶尔驻足瞧瞧热闹,不远处,还有卖鞋卖袜卖衣服,卖米卖面卖水果,卖蛋卖肉卖鱼虾,卖啥啥啥的许多个摊位,他也不惧场,也不用打草稿。也不怕有人揭他的底牌。在把手里的那些个黑色方便袋递出去之后,他站直腰身,抹了一下头上的汗,继续发表很有“哲理”的长篇演说。

“都知道天上不能掉馅饼,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又不傻,咋能白给你东西,你也知道,我不会白给你们东西,是吧。我是想叫你们替我办点事。办啥事呢,不是管你要钱。别害怕。我只想叫你给我们金店做个宣传。我给你的这些是假的,但是我们金店卖的,可是真的。我手里这条亚金项链,价值38元。金店里的项链,要好几千呢。”

我正听他在那里白活的有来到去的时候,旁边有个跟我一起看热闹的老太太小声对我说,“他那东西是骗人的。上次我花30元,买了一条项链,回家戴了一天,晚上忘了拿下来,第二天一看,全变黑了……”

我抬头看看车上那人,正在像一个蹩脚的演员似的,扯着嗓子问,“大家给我免费做个宣传,行不行啊?你们大点声说,行不行?”“行!”有人呼应着。“这项链戒指镯子,你们要不要?要的,把手举起来!”这些人,又举了一遍手。

就这样,表了好几次决心,举了好几次手,折腾了半天之后,我觉得差不多该进行下一项了。果不其然,终于有迹象表明要开始发东西了。但是且慢,这演说家又这样说了:“上回我发方便袋从哪里开始的?从东边是吧,这次我从西边开始发戒指。再从东边开始发项链,最后从中间开始发镯子。大家说行不行?同意的举手……”又得举手!

他这样翻来覆去玩人或者说把自己当猴耍似的故意消磨着时间,大概是不知道咋进行文章的过度吧,我猜测着。可惜我想错了。人家的文章,腹稿打的很充分,过度的非常自然,可以说那真是,百炼成钢天衣无缝的:“在我发戒指之前,你们得先背会五个字。这五个字记不住,就不给发东西,所以必须得把它背下来。谁先记住了,就先给谁。……”真是可惜,他虽然一字一顿,我也没听清他的这很重要的五个字,究竟是啥。有个“聪明”人,当场重复了一遍那神圣的五个字,他真就发给那人一枚戒指。

这位慈善家,好像也很善解人意,知道也许有人听不清记不住,就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盒,说了,“你们记不住吧,记不住,我还有个办法。你看这个,这小盒上边有字,就是我刚才说的五个字。你把这字看几遍,就记住了。这小盒里装的,是一种很神奇的药。是祖传的。这五个字,就是这药的名儿。你多看几遍,很好记的。人吃五谷杂粮,会得百病。这药,不能说包治百病,但是也能治两三种。比如腰疼,风湿,头痛啥的,都能治。只要把药水抹在有病的地方,哪疼抹哪儿,抹几天就好。对了,这药,可不是眼药,你可千万别往眼睛上抹啊。上次我在别的地方,讲这药咋用的时候,他们不好好听,结果——喂,那人,你回头干啥去了,说你呐,你听不听了,要不要戒指项链了?!——我讲的时候,他不好好听,把这药抹眼睛上去了,后来又找我来了。这能怨我吗。还有,这药,可不是口服的,你可千万别吃啊。不要让这药进到嘴里去。你要是牙疼,不要往牙上抹,抹在腮帮上就行了。你们谁有病?有病的举手。我给你发完那三样东西,还白给你一盒药。我不要钱,钱不是啥好东西。别老是说钱。有病的举手!”

这些人,包括刚才溜号不好好听讲回头跟同伴说话挨训的那个女同胞,又都把手举起来了。
车上的“慈善家”问一个离他较近的高个中年人,“你有啥病?关节痛?你伸手我看看。看你的手,都长成啥样了,早晚得变成畸形。来抹点这药,过几天就好了。这药抹完有两个反应,一个是感觉凉,一个是感觉热。还有谁有病,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抹点药……”他从小盒里拿出一个小瓶,开始给那个人往手上抹药水。
又有好几双手伸出来,等着抹药。

这时,有一个穿着黑夹克的年轻人,好像是实在等不及了,“噌”的一下,跳上了汽车,把一只裤腿撸上去,求他快点给抹药。这位一看,生气了,大声嚷嚷起来,“你干嘛啊你,傻不见外的,还跑车上来了。快下去快点下去,下边等着去……”

我一看这架势,心里有点明白了,这人不像是给什么金店代言代卖代骗人的,整个儿就一个卖假药的。
既如此,也就不想等着看那些项链手镯啥的,是发还是不发,咋往下发,咋要钱之类的。万变不离其宗,想想就知道故事的结尾,下边还咋进行表演,不用再看了。
我离开那里,买了二斤小菜,几斤板栗子,回家了。

我以为事情到此就算结束了。谁知道,我其实没看到故事真正的高潮和精彩的结局。 2011-10-26 23:45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7:09

(三)

晚上,在饭桌上,我家那位先生,就跟我说了,“今天,听说有个卖假药的,被派出所抓起来了……”

原来,我离开那里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来了一个姓孟的男人。
他跟车上那个人说,上次买的药不管用,要求退钱。肉到老虎嘴里,能给你吐出来吗。几句话不投机,就打起来了。姓孟的这人,本也无心斗殴。只想揭穿骗术,让乡亲们不再上当,顺便要回自己的钱。只是人群中,还有四个穿黑色夹克的人。这些人,是一个团伙的。除了帮忙忽悠之外,当然也负责帮忙打架。看见有人来搅局,就大打出手,把姓孟的给打了。这一打不要紧,买东西卖东西的众乡亲,气愤不过,很快围上一圈儿人,就要成了群殴。有人就报了警了。

五个骗子,一看穿警服的来了,吓跑了四个,车上那位,就被抓到派出所去了~~~
也许,这才是故事最好的结局。
2011-10-27 00:36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7:11

二十五

我非常喜欢窗外的那颗木槿。木槿旁边,有不同颜色的两棵月季,还有一棵红刺玫。开花时节,那些花啊,一朵一朵地挤在一起,争相竞放。我常常在花前驻足,或者打开窗子向外看。因为舍不得,也因为知道那些花,会很快地化为乌有,所以就给花,照了许多张的相片。

现在,木槿树上,只有几片黄叶,挂在枝头。那月季花枝上,剩一朵残花,当然没有了往日的绚烂。还有几朵刺玫花,仍然红艳艳地,坚守着,不肯凋零。那些鸡冠子花,虽然还开着,但是也有些无精打采,引不起观看的兴致。

2011-10-27 22:22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随想(2011)

帖子 由 fhtx 于 2013-03-27, 17:12

二十六
因为一篇《温馨的仙人掌》,我有机缘和分别三十八年的几位老同学在酒楼里叙旧。

伟人说,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看着彼此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谈论起当初。当初我们风华正茂,我们的老师,也都是正是好年华。可是现在,我们满面征尘,我们的老师,有好几个,也成了古人。虽然当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感觉,就如书上写的那样:
聚散乃人生寻常事,却也足堪叹息。最可叹的是散时视为寻常,不料再聚无日,一别竟成永诀。或者青春相别,再见时皆已白头,彼此如同一面镜子,瞬间照出了岁月的无情流逝。
2011-12-16 19:37
avatar
fhtx
Admin

帖子数 : 466
注册日期 : 12-05-24

http://fhtx.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2页/共2 上一页  1, 2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